首页 > 产品中心 > 内容

2018年元月7日数十家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一份判决的血泪 一份债权转让协议的背后”的新闻。文中详细阐述了洛阳报砼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报砼公司)与李烨(曾任报砼公司副总经理)之间的民事经济纠纷以及李烨在法庭上呈送的“债权转让协议”借款合同有伪造嫌疑等问题。报砼公司早在2017年9月份以私刻公司企业印章、非法侵占公司企业财产的刑事案件报案到洛阳市公安局安乐分局,当时安乐分局受理了此案,但迟迟不予立案侦查。目前以近四个月还没有给报案方一个书面回复以及案件情况。元月18日记者再次见到了报砼公司总经理王自忍,王自忍向记者陈述了目前的状况与无奈。

报砼公司总经理王自忍在2016年诉讼失败后于2017年在案件证据链中发现重要证据“债权转让协议”以及借款合同有伪造模仿嫌疑,王自忍找了相关专业人士经过反复详细比对确认有作弊现象。即向所在辖区洛阳市公安局安乐分局报案并要求公安机关找出原始证据做司法鉴定。2017年12月份“一封写给公安局局长李宝兴的信”在洛阳某论坛网站发帖,也说明了私刻公司印章以及安乐分局迟迟有案不立等事实。2018元月王自忍多次打电话向麻警官(安乐分局案件大队负责此案的警官)询问案件的情况,总得不到圆满的答复。其中一次麻警官告诉王自忍:李烨用手机将债权转让协议拍了个照片带去安乐分局,麻警官让李烨把原件带来做校对但李烨称怕拿来被公安局弄丢了。前几日安乐分局麻警官电话王自忍让他到安乐分局一趟,王自忍到安乐分局,麻警官告诉他李烨的代理律师来过了,代理律师说这个案件法院已经判决定性,有什么问题找法院。麻警官也询问了王自忍一些问题并做了笔录。麻警官还告诉他:“我们去法院调阅了卷宗,没有找到李烨的债权转让协议,宏伟置业有限公司也说原件找不到。李烨拿着原件不配合我们调查,并说已有法院判决让法院查,公安机关查是趟浑水”。我们也没办法了。

根据王自忍的陈述我们不妨剖析一些问题。先说法院卷宗问题,当时人民法院在判决案件的过程中如果没有李烨提供的有力证据(即 债权转让协议 借款合同),法院是怎么把报砼公司的债权方宏伟置业有限公司120万元执行给李烨的,现在法院找不到卷宗里的证据岂不是笑话。每一个案件结束都要存档封存,以便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调阅。找不到这份档案令人质疑。人民法院不是在拿着法律打自己的耳光吗?。宏伟公司也找不到“债权转让协议”又是令人费解,一个置业有限公司的企业每笔收支的账目都有详细的财务报表及银行流水,何况这是120万元的巨额资金,就没有任何依据给法院执行给了李烨。李烨这个女人到底何许人也,能量居然如此之大。再说李烨不向安乐分局提供原始证据(债权转让协议),法院找不到,宏伟公司也找不到,这一系列的可疑问题难道公安机关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嘛?又是让人质疑公安机关的应付与推诿。每“那你快起身罢1第一部分喜欢上了她个公民都有协助公安机关办理案件的义务,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难道李烨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安乐分局的人民警察就这样让她为所欲为。李烨怕把原件(债权转让协议)交给公安机关弄丢了,难道我们的人民公安机关就这么不让老百姓信任。李烨不交原始证据麻警官说没办法这岂不又是拿着公安部的办案条例打自己的脸吗?。令人深思啊!!!。

左为报砼公司印章右为疑似报砼假印章

据王自忍说:“李烨这个女人能量很大,老公刘某是洛阳市国土局的干部,关系网很广泛,早在”2洪平安让开车门。默颂着神之名014年报砼公司的债权方(伊川福利建筑公司)债务65万元被人民法院执行给李烨时,报砼公司就一点都不知道,法院也没有给报砼公司任何信息钱就让伊川福利建筑公司给李烨了。这个问题是不是人民法院办理案件中的瑕疵还有待查阅最高法的相关条例与宪法大纲。但就此案件看的确存在很多疑点与玄机。李烨究竟有多大的能量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人民法院的审理案件与到现在的公安机关办理案件看,案件的走势一直是(不敢说是李烨控制)陪着李烨这个女人走的。所以说报砼公司无论把案件交到哪里都不会得到满意的答复。甚是可悲,更为法律可悲!!!。

十九大召开后,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强调依法治国、从严治党,各级政府干部认真学习十九大精神。但从安乐分局办案的情况来看已经把习总书记的“依法治国”这四个字抛之脑后。法院判决是民事经济纠纷,报砼公司报案是刑事案件,私刻公司企业印章和非法侵占公司企业财产在刑法第271条第280条都有法可依。为什么安乐分局就不能立案侦查呢?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与法律之上,法律是神圣的、是任何人与单位不能侵犯的,希望相关部门及时督促安乐分局尽快办理此案,不要让人民群众对公安队伍寒了心,更希望安乐分局会在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依法治国”决策下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卷。

对于此案件的有关进展情况各媒体同仁将会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来源:山东新闻网 http://www.sxyckf.cn/reping/25981.html

上一篇:河南 新安县:执法单位“不做与不为”羞了谁的脸
下一篇:河南登封徐庄镇 村民灾后重建房遭强拆 政府败诉十七年却赔偿无果

发表评论